详细

您当前位置:香港金多宝论坛 > 人物 > 详细

用设计思维激发新动力——访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

来源:中国广告   |   作者:采访:汤子璇   |   时间:2019-07-03
      娄永琪,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,瑞典哥德堡大学、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、芬兰阿尔托大学客座教授。长期致力于社会创新和可持续设计的实践、教育和研究,并将之应用于城乡交互、教育和社区创新等领域。
      娄永琪的设计作品在芬兰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、米兰三年展博物馆等地展出。2014 年受颁芬兰总统“一等狮子骑士”勋章,2015 年获得光华龙腾奖设计贡献金质奖章,2016年入选首届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青年学者。 2018 年获得光华龙腾奖“改革开放40 周年中国设计40 人特别奖”。

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提到设计,很多人都觉得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,您认为设计思维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吗?

      娄永琪:设计思维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,而是每个人已经具备的,只不过很多时候它并没有被激发出来,而是潜藏在每个人的心底深处。举个例子,小孩在最小的时候其实是很有想象力的,他说为什么不把星星摘下来,但是慢慢被社会化之后,我们就觉得这好像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,所以越来越多人变得很现实,逐渐失去了这种创造力。

      所以设计首先要有创意,要有想象力,然后就是怎么一步步去实现。有些人还没有丢掉童年的梦想,说我还是想到月亮上去,这就是人类登月理想的实现。梦想和创意,以及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实现它们的过程,其实就是设计。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您认为设计的价值在哪里?

      娄永琪:设计是研究如何创造性地创造和满足人的需求的学科,它是人类一切有意识的创造活动的先导和准备。设计可以对商业产生极大的贡献,几乎任何一个营销策划的背后都有设计;同时,设计作为创新引擎的价值也正越来越广泛地被认识到,“设计驱动创新”的口号如日中天;但是除了驱动创新、助力营销,我还希望设计能有更高的价值追求,可以在设计过程中融入对更多社会问题的思考,包括教育、环境保护、社会公平、文化创新等。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伴随着消费升级的浪潮,产品的颜值也成为很重要的影响购买决策的因素之一,年轻人不再满足于产品的功能和性价比,您认为这对品牌营销有什么样的启发?
      娄永琪:所谓的消费升级,其实就是从“有没有”的经济,到“好不好”的经济,再到“对不对”的经济。在这个过程中,美变成了大家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。但是也必须要警惕,其实,早在上个世纪60 年代的时候,维克多巴帕尼克就已经说了:“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比设计更有危害的专业,但是不多。”为什么?因为它鼓励消费,本来你不想买的,因为设计得好你买了,所以这里又回到了价值观的问题。设计如何激发人性的“善”,而不是人性的“恶”,的确是个更为深刻的问题。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近几年,中国风在全世界掀起热潮,给设计师提供了很多素材,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      娄永琪:其实中国风不是现在才有的,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一线时尚品牌,都喜欢用中国风。一方面,中国文化对世界是有一种“异域”的吸引力的,就如同西洋或是东洋文化之于我们;另一方面,中国经济崛起之后,我们的自我意识开始崛起,希望通过中国风(在家具和室内装饰业叫新中式),来寻求一种文化上的存在感。但就我个人而言,与其争论东风压过西风,还是西风压过东风这个问题,不如去考虑,中国怎么能够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世界文化,作出自己的贡献,我觉得这个更加重要。

      我们最好不要把自己束缚在一个中国或者中国风的框框里面,太强调这种框架以后,表面看上去好像是文化自信,实际上是文化不自信。当我们足够自信的时候,外人再怎么说怎么做都不会改变我们,我们根本不用怕别人怎么评价,保持平常心就好。从历史上来说,中国在最强盛的唐朝,世界上的好东西我们都可以拿来用,都变成中国的。比如说,很多“中国民族乐器”,像琵琶、笛子等,在唐朝的时候都是“外国乐器”。这是一个全世界的文化相互借鉴,相互融合的例子。我认为这个过程就是费孝通讲的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,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。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如何利用设计加强产品与用户之间精神上的沟通?

      娄永琪:在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,我们有两个专业来做这块内容。第一个叫传达设计,实际上我认为叫沟通设计更准确一些。设计本来就是为了实现人与人,人与产品之间的沟通。还有一个叫交互设计,这种设计并不是设计一个物,而是设计人和物之间,人和人之间,人和环境之间,人和这个世界之间的交互关系。


      《中国广告》:能否谈一谈您的“设计丰收”项目?
      娄永琪:中国有1/2 的人口在农村,但是中国农村、农业的价值远远没有被挖掘出来,乡村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的价值也没有被挖掘出来。因此,我们希望通过重新定义问题,用设计思维在乡村寻找新的发展模式和动能。我认为解决问题的方向就是城乡交互。怎么让占全国1/2 人口的乡村变成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独有的资源,而不是简单地将乡村城市化,这一点特别重要。现在欧美是没有中国这样的农村的,农村在中国的文化里的重要价值,和欧美国家完全不一样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乡村是中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可持续发展道路的重要的战略性资源。特别是现阶段,当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时期,我们更应该认识到乡村的价值。我一直强调,我设计的是城乡交互,而不是美丽乡村。这个一定要特别澄清一下,因为我们这个项目不断被报道,一直被误解。我们现在正在推出“设计丰收2.0”,一个3000 亩地的规模,众筹众创一个村庄,几千个想法,几百家公司,数千个工作岗位。中国的乡村怎么从一个“消费终端”,转变成为一个“创新源头”,成为中国未来发展强劲的经济和创新引擎,是我们考虑的主要问题。


      案例分享:同济大学阿斯顿?马丁拉共达NICE2035 创新空间








      这是2018 年11 月由阿斯顿·马丁与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合作打造的空间,名为“同济大学阿斯顿·马丁拉共达NICE 2035 创新空间”。NICE 2035 是一个既普通又不普通的社区,普通是因为这里有各种教育背景、文化背景、技能背景的人,是上海最普通社区的缩影;不普通在于,这是一个汇集众多创业公司、孵化创业团体的集群——NICE 正是Neighborhood of Innovation, Creativity and Entrepreneurship 的首字母缩写,而2035 则是在预测未来的雏形。

      1913 年创立的阿斯顿·马丁,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低调的超豪华品=牌。但对于这样的品牌而言,即便是创新,也是传承而连贯的创新,要让创新的内容融入品牌的核心理念。阿斯顿·马丁与同济大学展开了深度合作。这些年轻的设计师、创意家更加理解如何将年轻人的需求与阿斯顿·马丁的品牌相结合。
      阿斯顿·马丁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马雷克·赖克曼认为,上海的氛围同样来自于街区的体验,在这个中国的文化、艺术、设计、工业以及技术的中心,设计所能获得的灵感是独一无二的。好的设计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社区最贴近问题、最贴近需求,而解决问题的资源也在社区里,阿斯顿·马丁选择将设计工作室坐落在社区,正是在寻找创新的来源,能够最及时地收集来自中国用户的反馈,了解未来趋势的发展。
      阿斯顿·马丁的创新空间就是在探索未来的原型,然后去更好地想象未来。以社区的输入进行创新的层层迭代,最终成为协同的创造。这个过程中,改变的可以是技术,可以是设计元素,可以是呈现方式,这个创新空间不仅聚焦在汽车领域,未来还将涉及包括艺术设计、未来社区、未来交通、智能家居及生活等更广泛的领域。
      在同一个社区里,还有朱哲琴女士的声音实验室、海尔的共享厨房实验室、Fablab 创客实验室、材料实验室等,所有的创新原型,都可以在社区里进行实景测试,从而一步步接近真正的生活。相比起可以直接让人看到的短期成果,社区可以让创意人了解到什么是当代中国年轻人的思维与生活,激发出更多具有全新基因的创意灵感,打破传统的边界,将设计更多地融入到生活中。

周阅读排行

详细页的广告

金多宝论坛四肖期期中

第二排广告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